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文明创建 >

严明友:八旬抗战老兵 义务教学25年

2015-10-13 10:04  来源: <a href="http://chz.wenming.cn/wshrg/czhr_1/201510/t20151012_204  作者: 网站编辑  阅读人次:

【字体:】   打印



严明友,定远县朱湾镇人, 1942年,13岁的他报名参加了新四军,分在新四军二师政治部文工队。1943年,他因年龄太小被部队精减。1949年7月,中学毕业的他被分配到滁县军分区,第二次参军。1952年秋天,严明友从部队转业到盱眙县文教科当会计。他不贪图舒适安逸的机关工作,却萌发了要当教师的念头,强烈要求到艰苦的学校去教书。领导批准了他的请求,从此,严明友老师开始了长达60多年的“园丁梦”。

严明友在给孩子们上音乐课前提前练习

1955年秋天,严明友因母亲有病要求调回定远工作。1956年春天在藕塘小学教书,后来又调到年家岗小学教书。1958年他被错误地划为“右派”。1964年,严明友老师被平反,重新走上教学岗位。先后在年家岗小学、朱湾小学、朱湾中学任教,主要承担政治和音乐教学。

严明友坚持每天步行十里路到朱湾镇复兴小学义务上课

1990年,严明友老师光荣退休了。当时,有人为他鸣不平,认为严老师两次参军,都在建国前,按规定应该享受离休待遇。但是,严老师却说:“想想那些为中国革命牺牲的烈士们,他们没有享受到新中国的幸福生活,比起他们来,我幸运多了。党培养我这么多年,我不应该向组织上伸手要待遇、要福利了。”

利用课余时间给孩子们讲革命英雄人物故事

1994年,原上海市副市长宋季文的儿子宋国荣在上海创建化工厂,赞助朱湾小学50万元,支援朱湾小学盖教学楼。为了表示感谢,严老师到上海为化工厂当了一年多的义务“门卫”。严老师虽然身在上海,却心在故乡小学。不久他又回到了故乡,在讲台上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义务教学。他除了在朱湾小学代课外,还先后应邀到马岗小学、汪刘小学、宋岗小学、复兴小学代政治、历史、音乐课,不要学校任何报酬。他每天身背挎包,步行去上课,最近的有5华里,远的11里路。路远的,中午在教室休息一下,吃自带的干粮,从不麻烦学校。自2000年以来,严老师主要在复兴小学教音乐课,早出晚归,来回20多华里。现在,严老师年纪大了,每星期坚持去一天,上四节课。

严明友获得表彰和奖状无数

严明友老师喜爱音乐,吹弹唱都精通。他会演奏多种乐器,尤其喜爱脚踏式风琴、电子琴等。他利用乐器伴奏,教学生大唱革命歌曲。为了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,更好地教学生学习音乐,严老师买了一架钢琴,并于2006年至2008年,利用暑假自费到北京昌平区参加中央音乐学院乐器培训班,先后花去10000多元钱培训费。培训班钢琴教师对已78岁高龄的严老师自费学钢琴不理解,认为“是不是学习钢琴弹奏艺术后,回家教学赚大钱?”当她得知严老师学钢琴是为了更好地义务教农村孩子们时,深受感动,她说:“您这么大年纪还来与少年儿童一起学钢琴,真了不起!”

他的图书多与教学相关

2010年,严明友老师听说大金山脚下的方家花园小学缺少乐器,就亲自去考察,还花330元钱买了一台电子琴送去。此外,严老师还给西卅店中学和其他贫困学校赠送了6台电子琴,满足孩子们的音乐梦。每年“六一”儿童节,严老师都会买来很多糖果,与学生们一道欢度节日。严老师就是这样把全部精力和爱心都无偿地奉献给孩子们了,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

指挥同学们合唱爱国主义歌曲

在严明友老师80岁那年,他不打算教音乐了。有一天,两名六年级的女学生跑来哭着说:“严老师,我们快小学毕业了,多么希望您再多教我们几堂音乐课啊!”严老师深受感动,他想:“孩子们喜爱音乐,我不能冷了孩子们的心呀!”就这样,一直坚持到现在。

为了便于教学,他用毛笔抄写了近200张乐谱和歌词

“光荣北伐。武昌城下,血染着我们的姓名……”、“向前向前向前!我们的队伍向太阳……”,这嘹亮的《新四军军歌》)和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》,都是严明友老师最喜欢教学生唱的歌。他说:“小学生是祖国的花朵,革命的未来。要从小立大志,长大了才能精忠报国。我要利用三尺讲台这块阵地,对学生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。”对高年级的学生,有时还教唱前苏联的经典歌曲,如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、《喀秋莎》等。通过教唱革命经典歌曲,陶冶学生们的道德情操。严老师还经常带领学生们进行野外春游、秋游和小拉练,学生们打着红旗,唱着歌曲,一路行军一路歌,在农村广袤的大地上确是一道风景。

严明友在朱湾中学的住所极其简陋

如今,严明友老师86岁高龄了,身高1米53,体重80多斤。但在他瘦小的身躯里,却蕴藏着巨大的正能量,他无怨无悔地坚持义务教学,把爱心献给农村的孩子们,正努力实现自己美好的“园丁梦”。

【点评】严明友的平凡,在于几十年沧桑岁月中,始终用那个时代普遍而纯真的标准修正着自己平凡的人生;他的不平凡,在于这种经年累月的人生积淀中,熠熠闪烁着“水利万物而不争”的上善情怀。风烛残年的他最担心的是此生对社会的贡献还太少,最大的心愿是在有生之年,为党的教育事业再尽一点绵力,为社会再发一点余热。

  热   词